在幾百年前,一座周圍都起著濃霧的森林裏,有一位全身都是傷的長髮女子,拼命在森林裏逃跑,在逃跑的途中不是會聽到幾位男人的聲音,也追著這位受傷的女子。

「怎麼辦......他們就快要追上了..... 」 女子邊跑邊找有什麼地方可以躲著,看到一棵樹葉茂密的樹,就上前爬到樹枝上躲追兵。

「喂!這女人怎麼不見了? 」
「 問我幹嘛? 那女人受了傷,應該也跑不遠。 」
「 虧你還能這樣說,被葛洛大人知道到現在還沒抓到水族的公主就慘了! 」 這三個男子邊找著邊互相言論著,不久,有個全身黑衣的男子出現在這三位男子面前,這三位男子看到這黑衣男轉身過來時,驚慌的跪下說。

「 昂、昂大人!!你怎麼會出現在這呢? 」 這三位男子害怕的問。

「 我說阿, 你們要追一個全身都是傷的女人,是要追多久?葛洛已經等的不耐煩了!現在葛洛已經自己來追紫若了,前面就是懸崖了,應該跑不遠,你們快點去找! 」 這位被稱為 『 昂 』 的男人訓斥著三個手下,並吩咐著這三個人,順便看看四周圍的動靜。


在此,樹上的長髮女子看到了這四個男人的行動跟對話後,在想要怎麼脫逃。

『怎麼辦......昂都出來了......我該怎麼逃跑......使用力量會馬上被他們發現的...... 焰裴...妳在哪裡...快來救我... 』 紫若一直想該怎麼辦的時候,腦子裡就浮現一個想法,那就是在被追殺前幾天學到一個調虎離山之計。

她開始運用微弱的力量,集中在手上,手放在樹幹上,手掌觸碰樹幹的地方開始發出微微的藍光,藍光沿著樹幹的紋路,往下蔓延,到樹根時慢慢現行成自己的分身,約有數十個冰分身,分別朝各個方向跑走,在這時,她覺得安全後在慢慢爬下樹,繼續向前逃跑... 而因為力量已經快到極限了,所以無法使出水焰療癒......
她在跑得同時視線越來越模糊,一個不小心踩不穩,整個人硬生生的跌到尖石上,身上又多了好幾道傷痕。

當她要撐起身子站起來繼續跑時,有一位金色長髮的男子出現在距離紫若十步外的地方,紫若猛然回頭一看,看到的人就是葛洛!
葛洛臉上帶著壞笑悠悠的走進紫若並說,「喲,紫若,妳不要緊吧?需要我幫你一把嗎?」

紫若聽了,就狠瞪了一眼葛洛並站起說,「不需要,你想殺我,我不是不知道。」

「話別說這麼難聽嘛!好歹,我也曾是你重要的人阿。」葛洛繼續走向紫若,臉上卻是表現出一種極為欠揍的臉,紫若見葛洛走的越來越靠近,身體的腳步就越來越後退。

「我呸,你不配做我重要的人!在你滅我漣漪村之前,我是那麼的相信你!你居然這樣對我!」

「哼,早在我之前還有良心的時候就叫妳滾了,是妳自己不滾,怪我?」

葛洛越逼越近,紫若也越退越沒路,在紫若的身後,是個深無止盡的懸崖。

「哼,就憑你也要我滾?要不是昂跟你聯手,就憑你也想打倒我?」紫若氣憤的罵著,紫若已經退到最後一步時,葛洛停下腳步道。

「嘖,要不是妳還有什麼雲漪寒防身,我還需要找昂來對付妳?」葛洛在邊說的同時,手上凝聚能力,向紫若發射,紫若為了要閃攻擊,而側身移動,反而腳下的岩石攤崩,紫若還來不及反應就滑下,用雙手緊抓著懸崖邊,在此葛洛看到這個畫面就笑了笑邊走進說,

「哼哼,還想再來一次嗎?紫若。」葛洛說到紫若兩個字的時候,語氣是越來越冷酷,一隻腳還踩著紫若的右手,越踩越用力。
「嗯哼…可惡!你不要太得意!」紫若悶痛一聲後對著懸崖上的葛洛大罵著,葛洛踩的力度是越來越重,重到紫若的右手已經無力放開了岩壁,只剩下一隻手撐著。

「死到臨頭了還這麼倔?下面可是無止盡的山谷,掉下去的人至今都生死不明,妳還不認輸?」葛洛冷道,並把腳移動到紫若另一隻手的手指上踩。

「哼,我就算死,我也不可能屈服於你!」紫若大吼,將右手聚集冰圈,手掌對著葛洛,開始對葛洛發出攻擊,葛洛為了閃攻擊後退了幾步後,紫若的左手握的岩石崩落,整個人掉落了山谷。

葛洛驚見紫若已掉落山谷後,就站在懸崖邊凝視著掉下去的人影,越來越小……

「不能怪我,這是妳自找的路。」葛洛淡道了這句話後,就轉身離開。



(轉第一人稱)



「啊!」突然從睡夢中驚醒的我,坐在床上看了看四周圍的景象,呼…好險是夢……

  我撫著臉一股腦的躺下,在旁的窗戶透出刺眼的陽光,微風輕輕的吹著窗簾,讓陽光照射進來,躺在床上沒幾分鐘後,我起身下床,走去域是開始梳洗,在梳洗到一半的同時,我聽到我的房間被撞開的聲音,不用懷疑,真的是撞開的,我的房門到浴室有一小段距離,但就是人家所說的,人未到聲音先到。

「鶇鶇-!親親寶貝-我來找妳了!妳想不想我阿?」一位除了頭髮是銀白色的眼瞳是藍色的之外其餘身上的衣服全都是黑色的男人進到我房間裡,直衝向我,而且!還用一種很噁心語調叫著我的名字,他在衝過來的同時,我的右腳抬起,過沒幾秒,某位男子的臉就跟我的腳底親密接觸。

「我說你阿…夜主就該要有夜主的的威嚴在,還有我警告你多少次?不要叫我親親寶貝!雖然我跟你有婚約,但是我只要不想嫁你,我隨時都能取消婚約!」我邊刷牙邊冷淡的說,此時覺得腳有些痠了,突然有個浮力撐著我的腳,讓我的腳那麼的痠,我斜眼看了一下,是東郡幫我扶著腳,還一臉哭喪的看著我……天啊!我最受不了這張臉了!

我別過頭不看,把腳伸下來站好,把臉洗好走出浴室,邊走邊把睡衣脫掉邊說,
「你還不出去?是要我把你轟出去才肯走?」

「可、可是…鶇…親……」在我聽到他要說親親寶貝前,我狠瞪了他一眼後繼續動作。
「嗚…可、可是……鶇瑀!妳要去哪?」不等他說完,我自個就先走出房間了。


  啊!對了,我忘記說,現在是天歷虹14年四槿月星十日,也就是地界的2014年4月10日,地界最近的天氣不穩,是風主跟雨姬,這兩小無猜在吵架鬧脾氣。

阿?你問我是什麼屬性?我是水和冰,人都叫我冰姬或是水姬,是水族之王的大女,鏡姬的姐姐,我目前所居住的地方是地界。

  我邊伸懶腰邊走到餐廳,順便看看今天吃什麼時,已經看到有五、六個人已經在餐廳用餐了,突然!有一個暗器朝我射來,但是還好,這傷不到我,因為從我出生開始到現在,身上有一種特別的能力,不知道從哪來的,就是可以保身,這個能力連老不死的(長老)都沒辦法破壞掉,但是唯一可以破壞我的保身能力的人是夜族,所以這就是我跟夜主有婚約的原因。

 「母親,今天的早餐有三個選擇,妳想吃司康餅、吐司,還是蛋黃派?」一位烏黑長髮至大腿,稱我為『母親』的女孩端著一杯薰衣草紅茶走到我身邊,把紅茶放到我面前問著我。
「研寒,妳的手藝還是一樣好呢!我要司康餅!對了!跟妳說了多少次,不要叫我母親!一個才20多歲的女生被叫母親,人族的人會怎麼想?我創造你們,不是為了要讓人族知道我們的身分的!對了!鬼犽呢?一大早怎麼沒看到人?」我拿起茶杯,聞了聞裡面的茶香,喝了一口後說著,一大早就聞到薰衣草的味道,整個人精神都來了!

「好的,謝謝讚美!水虹的話…她昨晚執行完任務回來,到現在還在睡呢!要看到她恐怕要等到下午了!」研寒笑了笑回了我的話,就回到廚房繼續忙了。

  研寒,是我為了一些事情而把它創造出來的孩子,她現在是琰組織的首領,至於鬼犽,她是我帶回來照顧的孩子,她的本名就做『水虹』,從小沒了父母,就跟哥哥相依為命,可恨的是,所有親戚都認為說這兩個孩子是累贅,所以沒有人要代養,讓這兩個孩子在街上流浪餓肚子,有次我跟研寒去採買的東西時,碰巧看見這兩個孩子為了填飽肚子而跑去偷東西吃,店家還拼命追打他們兩個,看到這畫面的我,覺得心痛不已,所以我決定幫這兩個孩子付了錢,把他們帶回家梳洗一番並填飽肚子。

現在回想起來,我把這兩個孩子帶回家後,水虹就一直跟在我的後面,我走到哪她就跟到哪,我每天就向鴨媽媽一樣,一直照顧他們兩個。

「早餐好了!還有什麼事需要做的嗎?沒有的話我要去批公文了!」研寒把做好的早餐放在我面前,順手幫我把茶杯的紅茶到滿邊說著。

「沒有什麼事了!還有,幫我把這傢伙(指東郡)帶去做苦工,越苦越好!」說完,我就先來享用我美味的早餐了-!



第一章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linna 的頭像
Lalinna

Lalinna

Lali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